丹丹人文教育
LOADING

Tag: 丹丹随笔

[facetwp facet="categories"]
丹丹随笔

内忧外患下的我们,路在何方?


最近听了一些爱情故事,正埋头撰写一篇情感类文章,忽然传来川普限制部分美研学生入境的消息。

于是觉得在此非常时期,还是应把男欢女爱先放放,专注一下正事。

就有了今天这篇。

因时间仓促、篇幅有限,文章未对“教育行业”、“教育产业”、“教育培训产业”、“线上培训”、“线下培训”、“国内考试培训”、“出国考试培训”等概念进行细分,全文简单使用“培训业”一词,相信聪明如你一定能根据上下文理解我的意思。

仅以此文抛砖引玉,欢迎交流。


我的好几位同行朋友很喜欢说“回归教育本质”这句话。


每当他们这么说时,我的内心会瞬间涌起使命感和崇高感。

“教育本质”,一个多美的词啊!古希腊式的learn for the sake of learning (为了学而学),满足人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让人成为更好的人。

但我的感动一般只会停留三秒。

我们太爱美化教育的本质了。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以苏格拉底时代作为教育的背景乐,与其说这是种浪漫主义,不如说这是种胆怯。就像谈到人性的本质时,我们缺乏勇气承认,人性的本质首先与性有关。

教育的本质也没有那么多理想主义。


01

    内忧    


培训行业的从业者喜欢说:“教育是个朝阳行业。”

这句话有几层意思。一,培训等于教育;二,既是朝阳行业,国家必定重视扶持。

那么,疫情期的政策应该让大家看明白了,这不过是自己的单相思。

餐厅开了。商场开了。KTV开了。五一出行,也只需注重防护即可。

但,广州的培训机构,依然苦苦等待线下开课的通知。

等呀等,终于等来了——“不早于幼儿园开学时间,6月2号”。

大家欢呼雀跃。

但这就如同一个女孩,一直以为自己在男孩心中占据着与众不同的位置,结果对方请身边一圈女孩子吃了饭,最后才慢条斯理轮到自己,有什么可值得欢呼雀跃的呢?

政策已经清楚地表明了国家的态度:这个行业远没有我们自己想得那么重要;甚至,还有几分被嫌弃。

原因很多—— 

税收贡献少;

同步辅导机构影响了公立学校的正常授课体系;

预收款欠费事件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等等。

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

培训行业所做的,并不符合国家对教育本质的定义。

教育的本质是培养公民,这是美国人杜威提出的观点。简单点说,教育就是培养社会需要的人:参加劳动、自力更生、遵纪守法、不搞事捣乱。
Read More »
丹丹随笔

​夏天到了,我又恋爱了。



我以一个无业游民的姿态,在社会上晃悠了一年。这一情形的来龙去脉,纪录在《我与人文教育的爱恨情仇》里。

文末,有这么几句:

“我好像看到一个失恋的人,经历了情感的低谷,继而放纵,终于平和,决定和从前的恋人再见亦是朋友。

人文教育,愿我们还是朋友。

也最好只是朋友。”

除却文艺青年爱矫情的部分,这也并非完全的无病呻吟。

事业被按下暂停键,如何重启?

和爱情一样,重来一次的状态,并不仅靠个人努力,还需要宿命安排一个从天而降的“王子”。

萌生私塾的想法,如同失恋的人终于愿意在大脑中开始勾勒“王子”的形象。

但勾勒的时间有点长。

“家长等很久了。”邱欣说。

我也在等。

等新办公室装修完毕,等我完全复苏的热情,等某个神奇时刻的来临,命运的手指帮我按下重启。

01

个体户情结


就地理位置及格调而言,万菱汇的办公室一点不差。

但,那是一间公司。

而我,现在只想做一名个体户。

我曾经就是个体户。莫名其妙地,倒腾出一个公司。

不,两个。

其中一个经历了商业并购。虽然就当下的经济环境看,上市机会渺茫,但我好歹也基本明白了投资人嘴里常说的那些高深莫测的词语。

相较人文学科而言,商业能带给我的乐趣,非常有限。女企业家严格自律、喜好社交、拥护标准化和热爱制度的形象,离我实在太遥远。

而个体户适合我闲散的生活方式、敏感的性格、以及随时想要创新的冲动。


02

Another Space



新办公室有着与个体户相匹配的气质。

首先,它有自知之明,不招摇,避开繁华闹市,安分守己地躲进一条小街里。

其次,它小巧。公司有大小之分,但个体户从来都只有“小个体户”的说法。 

同时,我还希望这间屋子满足我的怀旧之情,我期待它的某些点滴,能让我想起第一间办公室。

也许,是为了提醒自己不忘初心。


03

初心,贪心



每次想到“不忘初心”四个字,就多少觉得有点讽刺。

当一个人需要告诉自己“不忘初心”时,说明她多半已经、或正在忘却她的初心。

初心往往被贪心击倒。

贪心根深蒂固,强壮有力,以至于我们从不需要提醒自己“不忘贪心”。它绝不会轻易离我们而去。

但“初心”这个词显然比“贪心”更具美感。“不忘初心”这四个字的动人之处恰恰在于初心的速朽,以及我们对于它快速消逝的无可奈何。
Read More »
丹丹随笔

苏菲,我为你写了一封推荐信


凌晨三点,醒了。

作为一个睡眠并无障碍的人,在疫情期间经历了好几次这样的情形。

不觉奇怪,也不感焦虑。疫情打破一切模式,包括身体对时间的感知。
 
刷一下朋友圈。看见几位同行在推直播课程;一位老友问我想不想到快手上玩玩。
 
教育何去何从?一场风起云涌的变革即将开始,或者说,已经开始。
 
改变是好事,虽然未知总会让执着于安全感的人类感到焦虑。
 
教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它至少不是疫情前的样子,也不是现在的样子。
 
忽然,想起自己为苏菲写的推荐信。
 
打开电脑读了一遍。
 
信写得标准,合理。在一封推荐信应有的模式里,增加了幽默、情趣、文采。

像一位五官符合大众审美的女子,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外加一个时髦的发型。总之,绝对不赖。
 
又读了一遍,怎么觉得有点乏味?它长得太“正确”了
 
读完第三遍,我把信删了。
 
既然睡不着,那就另辟蹊径玩一玩。

世界忽然落入一个模板缺席的真空里,胡闹不会被太介意,甚至可能被理解(或误解)为具有创新意义的探索。
 
凌晨三点,感受到新冠带来的一些自由,混合着一丝梦游的气息,我为苏菲重写了一封推荐信。


推荐信正文



“为苏菲写一封推荐信绝非易事,虽然她的母亲是我的老友,虽然我与苏菲相识多年。但时间在对于了解她这点上来说,没有多少意义。对我而言,她一直是个神秘的存在。

她第一次给我这种感觉时,我正在广州购书中心做一场关于古希腊哲学家的演讲。作为全场年纪最小的听众,苏菲在笔记本上随意地写着一些什么。我忍不住好奇,一个六年级的小学生不会觉得苏格拉底无趣吗?她到底写了些什么?讲座结束后,她和她妈妈一起走过来同我打招呼,我询问她对讲座的反馈。她一言不发地想了想,然后将笔记本递给我。我打开一看,上边一个字都没有!只有几幅画。对于她那晚的创作,她并未做过任何解释。而那些画隐藏的深意,以及它们如何与我的讲座有所关联,成为了我心中的一个谜。

苏菲年纪稍大一些后,开始在丹丹人文学习一些课程:西方哲学、心理学入门、文艺评论、艺术史,等等。相对于其他善于表达、大胆直率的同学,她显得有些沉默。我猜,这种沉默背后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她太忙了!她不仅要听课,还要用她个性化的方式做笔记——画出知识点。那时的她到底在想什么?她所画的仅仅是个人想象力的产物,还是多少与我课上所讲有那么点关联?这一切依然不得而知。

直至最近,苏菲的作品集才在我的谜团上方洒下了一点光芒。我有幸被邀请欣赏她的艺术创作,同时配有关于创作灵感的文字。整整六年,我第一次意识到她所受的人文教育与她艺术创作之间有趣而微妙的联系:女性主义的理论隐藏在她所画的一个女性臀部里;福柯的洞见和中国神话里的角色交织在一起;消费主义被展示在由精致菜谱与怪异食物组成的装置里。她的作品集为困扰我多年之谜提供了一点线索,谜底部分地显露出来。

作为一名艺术品收藏者,我也认识一些极具天赋的中国艺术家。我深信,天才有时是怪异的。这条准则也适合苏菲。她沉默,因为她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她不善社交,因为她需要与大众的喧嚣保持一些距离。她并非总是高效,因为她要与内心的完美标准进行不断的抗争。然而,这些只是我对她的解读,我并不期待她对此会完全认同。她不会,事实上,她不会让自己跌入任何一个他人对她的看法里。

嗯,她此刻对我而言依然是个谜。

即使如此,我依然要强烈向您推荐她。虽然她身上那些“奇怪”的特质可能需要耗费您一些时间和精力去探索,但那种探索与等待一定是值得的!我相信,她的才华与性格一定会为贵校的年轻艺术家群体增加色彩和乐趣。”






注:

Read More »
丹丹随笔

与“后浪”高度匹配的幸运儿,怎么看《后浪》?


《奔涌吧,后浪》视频发布第二日,各种批评的声音如约而至。很多质疑都指向一个问题:有多少年轻人,可以自由学习一门语言、手艺、去遥远的地方旅行、拥有选择的权利?
 
我的工作让我恰好接触到这个幸运的群体。
 
他们普遍来自中上阶层的家庭,就读于世界名校,至少会一、两门外语,精通某种乐器,体育运动包括(但不限于)网球、高尔夫、滑雪,交往的朋友有着相似的家庭背景。
 
我很好奇,作为与视频描述高度匹配的一群人,他们对此有怎样的看法。



 

01


我在微信上问了几位同学。她们的回复非常有趣。


01/ “后浪”是在对谁说?

“刚刚看了一下,感觉他好像在对我说话,又不在对我说话。”

“感觉每句话说的都是他所理解和期许的我们,但是置身在这个时代中,疯狂、勇敢、不惑,只属于一小部分人;按部就班接受时代、顺应时代的安排更像是大部分人所面对的。”

“西方媒体将92年后出生的这代人称作‘雪花一代’,我们普遍自持优越感,认为自己独一无二,值得他人的关注和尊重,却又普遍极其脆弱,经不起打磨。这种‘公主病’藏匿得极深,隐性得难以察觉。”

——Grace 


02/ 前浪在推后浪?

“我的感觉是:好像不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是前浪在推后浪。”

“再想了想,我觉得倒也不是说这个视频拍得不好,有些句子确实挺inspiring和有道理的,再加上激昂的音乐,确实会让人在某些时刻感到心潮澎湃。但我觉得我会有这种感觉的原因是我的父母在他们那一个时代既幸运又努力,所以才能让我在这个时代有选择的自由,有很多其他同龄年轻人因为各种现实原因无法得到的自由。这个视频里譬如你们在童年就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你们拥有这个时代最好的选择这样的句子对他们来说,比起激励,可能会更像是
Read More »
丹丹随笔

对世界的反思,能让它变得更好吗?

Grace,广州隔离酒店


前一阵,收到一位学生朋友从美国发来的微信。她说:


学校已封闭,不知道下一刻的自己,会在哪里。


不知道飞机是否会起飞,不知道何时与家人团聚。


“God knows what’s going to happen next!”

(天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她最后以这句话概括了她全部的感受。

 

曾经对生活稳定的真实感,霎那间如梦如幻。


1| “Lifeworld”,即“生活世界”。这一概念,由美国社会学家舒茨提出,指我们习以为常的世界。

 

它平凡,普通,由日常生活的点滴组成。

 

“生活世界”里的我们,对大部分事物熟悉,抱有一种想当然的态度。然而疫情让我们开启了对一切怀疑并重新审视的模式:用牙签小心翼翼触碰电梯按钮,谨慎地打量擦肩而过的路人,我们甚至开始阅读《柳叶刀》上的文章。

 

在“生活世界”里,我们对周遭环境有比较清楚的意识。然而此刻,我们甚至不知今夕是何夕,不知自己身处何地。我们正一点点失去明确的时空感,好像陷入梦境里。

 

此刻的你我,与世界上许多人一起,被新冠推出了“生活世界”。

 

我们再也无法对正在发生的一切感觉理所当然。

 

Nancy,借住美国华盛顿友人家


2| Juggernaut:一个马力巨大又失控的引擎。

 

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在《现代性的后果》(The Consequences of Modernity

Read More »
丹丹随笔

我与人文教育的爱恨情仇




01

  成年人之间,

还是要保持点距离



一个初夏的夜晚,温热的风拂面而过。
 
三名女子坐在一家西餐厅的露台上。
 
那时的我刚开始人文教育不久,外表高冷,内心热血翻滚。
 
我对面坐着一对母女。母亲四十几岁,知性优雅。女儿脸上流露出青春期少女特有的惆怅。
 
母亲第一次送女儿来丹丹人文时,对我说:“我和她父亲离婚了,她内心比较脆弱。送她来这儿,是希望人文教育能让她快乐。”
 
“人文知识并不一定使人快乐。”我在心里默默想着。
 
母亲叙述了女儿自幼开始的成长史,讲到她进入青春期后对自己外表极不自信时,女孩开始嚎啕大哭。
 
青少年大都不愿同父母一起外出。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人设,经常被后者轻而易举地戳破。
 
母亲慈爱地将女孩抱进怀里,然后转身问我:“丹丹老师,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您能帮帮她吗?”
 
被邀请进入另一个人的内心深处,我多少有点不知所措。但如前所述,那时的我内心热血翻滚,使命感经常被他人的泪水点燃。
 
女孩成为了我们早期的学生。她忧愁焦虑时,便被母亲送到我这儿。
 
除了上课,我们经常聊天。围绕她生活中的烦恼,我展示各种人文视角,她对此流露出极大兴趣,如饥似渴地吸纳。慢慢地,她的情绪更稳定,思想更成熟。
 
不久,女孩迎来好消息。托福考试高分,美高面试顺利,还成功减肥8斤。
 
那个初夏的夜晚,母亲请我吃饭,她提议喝酒庆祝一下。
 
“我不会。”我说。
 
“喝点,没事。”
 
“真不太会。”
 
母亲点了一瓶红酒,给她女儿点了一杯鸡尾酒。我要了一杯橙汁。
Read More »
丹丹随笔

一个佛教小偷的自白



01

除了证悟,佛教的N种功效


有一类人逢人便说自己是佛教徒。

 

他们通常穿得禅意。一袭棉麻长衫或长裙,身上各处挂着佛珠。

 

他们见多识广。提及各个寺庙、仁波切、及佛教协会领导,如数家珍。

 

他们喜欢同人讲经。有时内容神秘,关乎死后六道的处境。有时涉及神通,譬如开了天眼如何见得前世。


讲经布道的背后,有些利益——

 

1. 圈子。

 

“佛教圈并不亚于商学院的圈子。”一位同时活跃在两个圈里的朋友这么说到,“二者有微妙的交集。在商学院学完怎么挣钱,却担心保不住这些财富,便需寻求佛祖的庇护。”

 

二者不同之处在于,就贫富差距而言,商学院圈子不如佛教圈兼容并蓄。

 

2慰籍。

 

佛法提供了一套超越现世逻辑的因果。譬如,若要富足,则多布施;若要长寿,则多放生;若要美貌,则修持安忍。

 

虽然听上去有点匪夷所思,但现实是——努力未必挣得到钱,医院也保不了健康。身陷困境的现代人,只能涌进寺庙里。

 

烧香磕头,乞求佛祖保佑自己长生不老财源广进早生贵子美若天仙,若愿望实现,必将重谢。

 

“和菩萨做交易”,早已成为佛教徒被诟病的一大罪状。

 

但,活在这个世上,谁不求个心理慰籍?


 

3气质。

 

能修炼出某种迷人的气质,是一些人对佛教更微妙的诉求。

 

先简单解释一下气质。

 

Read More »
丹丹随笔

在夏威夷,一场疑似种族问题的撕逼



此文关于一个中国游客在夏威夷投诉吵架的故事。包含了对种族问题的探索,批判性思维在撕逼中的运用,游戏精神与一本正经的切换,及对佛教的粗浅理解(或误解)。很多决定与当事人个人性格有关,不建议模仿。 




 01 

请挂房账





 02 

 出示你的身份证




 03 

碰撞




 04 

 要撕逼吗?撕吧




 05 

以柔克刚




 06 

耍赖




 07 

赢了





08 

游戏结束,思考继续



最后,做几点声明。

 

此文并非主张国人赴美遇到不公平待遇都要进行对抗。

 

但若具有以下客观条件,可以考虑一试:

1. 天生性子烈;

2. 英文足够好;

3. 批判性思维强;

4. 控制情绪能力佳;

5. 有强大的智库支持;

6. 具有游戏精神。

Read More »
丹丹随笔

觅知音 | 江浙行序曲


此次出行江浙,原本因壶而起。各种机缘巧合,使即将发生的旅途变得扑朔迷离。




01

我敬这位大哥是条汉子


听闻我对紫砂壶产生了兴趣,大家表达了不同程度的忧虑:紫砂水太深,我,一个缺乏任何知识储备且购物欲强的新手,极可能溺水而亡。


我承认,我不懂壶。如果要从最基本的泥料学起,单单辨明朱泥产地是黄龙山、赵庄、还是小煤窑,都不知要缴多少学费。


但,我为何要以己之短攻彼之长?虽然我不懂壶,可我懂人。


我在网上搜索大量制壶人写的(或找人代笔的)文章,同时激活以前文学课上老师传授的批评理论——宏观至历史背景、社会阶层,微观到童年经历、原生家庭。通过字里行间蛛丝马迹,试图判断:此人是否骗子?有无才情?


几日下来,深感失望。99%的文章,粗制滥造,平庸至极。


最常见的套路是这样的:将自己祖辈描述为大字不识的农民,矜矜业业地将寡淡的一生献给了紫砂壶事业。配图为一只饱经风霜布满皱纹的手,及旁边一大堆泥。自己,作为家族第三代传人,必将继祖上未完的事业,把紫砂发扬光大。


这类文章传递的核心信息是:我一家都是老实人。


与“老实人”关联的产品暗示是:真货,不贵。完美击中消费者怕买假货和贪便宜的心理。


且不说一个老实人是否会如此高调地宣称自己是个老实人,就算这一家子真是老实人,做的壶也都是真货,但全文通篇无情趣,无个性,无风骨,写这种文章的人,能做出什么有匠心有美感的壶?



某日,想了解大红袍这种泥料,无意间在网上读到这样一篇文章。


 标题:这把大红袍紫砂壶 

 为什么一文不值?


文末有这么几句话:“我不是抨击同行,因为这样的人不是我的同行;也不是说行业水有多深,因为行业还是好人多;更不是一定要你买我的壶,因为我的壶自然有人买,这个你真不用操心。”


读至此处,忍不住拍手称快。在大家都追求说话“正确”的时代,敢于将真实态度和盘托出的人,特别可贵。


这位大哥真有血性啊,我敬他是条汉子。


于是,我,一个羞涩的1岁微信用户,加了他,陈小伟的微信。


按照微信社交礼仪行事,第一步:快速翻阅对方朋友圈,完成“他是谁”“从哪儿来”“要去哪儿”等哲学命题。


我惊讶地发现,这条充满血性的汉子,不是他,而是她。


这大大打击了我对自己分析能力的自信,所幸这是一个“性别流动”的时代。gender和sex虽都被译为“性别”,但前者是文化性的,后者是生理性的。这位姐姐是一位(就gender而言)具有男性化气质的女子。


通过进一步研究她的朋友圈,我读到了她更多好文。她是一个怎样的人,能做出怎样的壶,我已基本完成了判断。《壶说情爱》一文中,所用照片全为我从陈小伟处购得的实物。



嗯,其实只是实物的一部分。




02

另一条汉子,另一位高人


一日,陈小伟的小魁方与吴带当风壶寄到。壶底除了她爱人魏国军的印章,还刻有“金林传砂”四个字。我顿时心里一惊。


金林传砂,作为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是宜兴最高端的泥料品牌。品牌创始人朱金林,业内人称“泥痴”。


上世纪90年代,因金融风暴,台湾富豪在文玩方面的投资锐减,紫砂行业也因此一片惨淡。许多壶人贱卖泥料,更有甚者用泥铺地。朱金林痛心疾首,变卖所有家产收泥。倒不是因为他有长远的商业谋划,只是舍不得紫砂泥料被如此作践。


保护泥料的后果是:泥痴一家在贫困中生活了好些年。其间还流传出他让老婆卖首饰买泥料的段子。


终于否极泰来。大陆经济异军突起,大陆富商向台湾老板学习,开始了玩壶的风雅。紫砂艺人迎来了第二春。可等到了生意,却发现没了泥。


此刻,大家想起了朱金林。同行蜂拥而至。泥痴发财的机会到了。


可他很跩,不是谁来,他都肯卖。买泥者需先把做的壶拿来,制壶的技术若入得他的眼,他才愿意拿出泥。并且,还不是采用现代商业规则的货币买卖,而是古代的易货贸易。壶换泥,泥换壶。


更神的传说是,今时今日的朱金林,依然在农村种着地。


凡是用金林传砂的泥做的壶,艺人大都会在壶底标上这四个字。除了品质保障,艺人的自豪感,以及传说通过岁月沉淀散发出的深沉气息,这四个字,还意味着:不,便,宜。



金林传砂的壶,大都过万。可这两把刻有“金林传砂”的壶,价格低于市场水平。为什么?


我立刻微信试探:“陈老师,金林传砂的故事是真的吗?”

Read More »
丹丹随笔

壶说情爱

01 爱与自爱


我对紫砂壶的喜爱,源于养壶旗开得胜。

 

紫砂壶会变。玩壶的人,追求这种变化的乐趣。

 

养得好的壶,会产生如玉一般温润的光,由里及外地渗透。行话叫“包浆”。

 

作为一名新手,我歪打正着得到一把好壶。

 


大红袍的泥料,刚被热水浇淋,壶身颜色立刻变暗,泥料收缩,应了那句“无朱不皱”的说法。

 

如此速度,一周后,这把壶已像养过数月。

 

几位懂壶的朋友见后大为惊叹,夸我“极具灵性”,“智慧都传递到壶里了”。

 

如此赞美,极大激发了我的热情。

 

为了更有效地将我的灵性与智慧传入壶中,我有空时便将壶放于手中把玩,用手心的温度爱抚它,用柔软的棉布擦拭它,时时观察它的变化。

 

为了养壶,我更是四处寻找好茶,用一壶壶茶汤泡养它。再将茶喝下。

 

作为原本不会喝茶的人,后果自然不大妙。

 

我隔三差五经历失眠头晕恶心,有时站立不稳,偶尔心律紊乱。

 

但想着我的灵性和智慧会在不远的将来,显现在壶上,这点小小不适,可忽略不计。

 

除了独饮,我还邀约爱茶的朋友同饮。假作懂得“回甘”“生津”“喉韵”的美妙,实则期待对方能开怀牛饮。唯有如此,我才能不停地把一壶壶热水注入壶里。

 

 

今年春节,为了用生普泡养一把新到手的四号深井底槽清的壶,我更是夜夜与家人推杯换盏,把茶言欢。终因生理期不胜茶力,病倒了。

 

卧病在床十余日,自怜的同时,更多的是自我感动。

 

如同一个母亲,为了心爱的孩子历经煎熬。如此自我牺牲,真爱也。

 

自我感动的同时,我也着实担忧着。紫砂壶这些日少了茶汤的滋养,之前的光泽,还能保持得住吗?

 

母亲也担心着,少了自己的督促,孩子全年级前三名的位置还能稳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