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丹人文教育
LOADING
与“后浪”高度匹配的幸运儿,怎么看《后浪》?
May 06, 2020

《奔涌吧,后浪》视频发布第二日,各种批评的声音如约而至。很多质疑都指向一个问题:有多少年轻人,可以自由学习一门语言、手艺、去遥远的地方旅行、拥有选择的权利?
 
我的工作让我恰好接触到这个幸运的群体。
 
他们普遍来自中上阶层的家庭,就读于世界名校,至少会一、两门外语,精通某种乐器,体育运动包括(但不限于)网球、高尔夫、滑雪,交往的朋友有着相似的家庭背景。
 
我很好奇,作为与视频描述高度匹配的一群人,他们对此有怎样的看法。



 

01


我在微信上问了几位同学。她们的回复非常有趣。


01/ “后浪”是在对谁说?

“刚刚看了一下,感觉他好像在对我说话,又不在对我说话。”

“感觉每句话说的都是他所理解和期许的我们,但是置身在这个时代中,疯狂、勇敢、不惑,只属于一小部分人;按部就班接受时代、顺应时代的安排更像是大部分人所面对的。”

“西方媒体将92年后出生的这代人称作‘雪花一代’,我们普遍自持优越感,认为自己独一无二,值得他人的关注和尊重,却又普遍极其脆弱,经不起打磨。这种‘公主病’藏匿得极深,隐性得难以察觉。”

——Grace 


02/ 前浪在推后浪?

“我的感觉是:好像不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是前浪在推后浪。”

“再想了想,我觉得倒也不是说这个视频拍得不好,有些句子确实挺inspiring和有道理的,再加上激昂的音乐,确实会让人在某些时刻感到心潮澎湃。但我觉得我会有这种感觉的原因是我的父母在他们那一个时代既幸运又努力,所以才能让我在这个时代有选择的自由,有很多其他同龄年轻人因为各种现实原因无法得到的自由。这个视频里譬如你们在童年就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你们拥有这个时代最好的选择这样的句子对他们来说,比起激励,可能会更像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羞辱式打脸。”

前浪如果拥有一个后浪的心态,愿意更新迭代,那完全可以享受后浪所拥有的自由和新时代优势。”

——Didi 


03/ 一种说不清的不适。

“我觉得有点说不清的不适。感觉演讲者的措辞有点太讨好年轻人,比如像最后说他们的想象力已经不足以想象年轻人的未来,我觉得完全不是这样的。每个年代都有各自不同的机遇和优秀的人们。也许现在的世界走向多元化,但不一定就意味着是个更好的时代。”
我觉得这种不适主要还来源于,我明白这个世界的大部分权力还是掌握在像演讲者那样的中年人手中,然后看这个视频会有一种身份错位的不适……”

——Natalise 



04/ 文明的进步,是个整体。

“我很喜欢视频里说‘后浪’有着前浪传递的知识。有时我在读前浪们写的书的时候,会觉得文明是个美好的东西。这么多年,这么多日出如落,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去思考相同的问题,并且都努力承前启后地思考,为下一个后浪做铺垫。我觉得这段视频最有爱的地方不是表扬或者吹捧后浪,而是意识到文明的进步是个整体。每一个前浪都有责任为后浪努力,而每一个后浪也有责任承接前浪的用心。”

——Chris 




02


大家也问我的看法。
 
我只能说,我首先被视频里这几句话惊到了——

很多人在童年

就进入了不惑之年

不惑于自己喜欢什么

不喜欢什么


视频发布前一晚,我正和一位女友吃饭。

 
86年出生的她,一边端着啤酒杯,一边大声抗议:“谁说的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有几个80后敢真正说自己三十而立了?再看看我身边的70后,都在经历人生中最惑的阶段,怎么教育孩子,没激情的婚姻还要不要继续……”
 
就在她抗议的第二天,何冰饱含深情地说“很多人在童年就进入不惑之年”。
 
年轻人真如视频所说,不惑于自己喜欢什么和不喜欢什么吗?
 
作为常年和他们打交道的人,我当然知道这不是真的。

有年轻人在递交大学申请的最后时刻,依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专业;

在谈了几场恋爱后,依然不确定自己喜欢同性/异性/both/neither;
 
在NGO实习一阵后,依然不清楚自己对慈善的热情到底是因为人性的善意,还是因为这提供了一个美好的人设,抑或,这便于未来求职。
 
有几人敢说自己“不惑”呢?
 
如苏格拉底这样的智者,也谦卑地说:“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无所知”。
 
“惑”,无论喜欢与否,它都真实存在。从童年开始,并且大概率不会终结于四十。
 
但这并不是问题。正因为有“惑”,生活才有忧愁、诗、探索、创新、奋起。
 
允许年轻人困惑吧,别剥夺他们享受由惑而生的各种玩笑与乐趣。
 
演讲还有很多可讨论之处。譬如,free will (自由意志)vs. determinism(决定论)的困境,哲学家们多少个世纪也没争出个结果来,但视频说,这一代年轻人已经“拥有选择的权利”。
 
不过不必太较真。回归视频的出发点,本来就是营销,煽情、励志、理想化……很正常。
 
当天太火了,第二天的批评也很正常。视频为批评家们提供了热点和素材,批评让视频的热度多延伸几日,共同收获大众的关注,皆大欢喜。
 
我当天有点疑惑:b站吸引了前浪,会不会对后浪失去吸引力?
 
90后同事Terrence向我解释了b站操作背后的逻辑:抛弃“鬼畜”、“二次元”画风,“出圈”引流,争做“四大”(优爱腾Bili)……
 
这些,我没听太懂。但当我得知,b站一夜市值暴涨几十亿时,我明白我多虑了。
 
我忽然反应过来,我应该担忧的不是b站,而是正在疫情中风雨飘摇的培训业。我忽然觉得自己也应该蹭一下热点,向观望中的学生和家长们展示一下我们一直是多少优秀年轻人的选择。
 
于是,我赶紧微信问这几位同学:我可以写一篇文章分享你们的观点吗?
 
她们回复:当然可以。
 
我松了口气,赶紧打开电脑,加入到蹭《后浪》热度的队伍里。

 


– End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疯丹百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