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丹人文教育
LOADING
一个佛教小偷的自白
July 02, 2019



01

除了证悟,佛教的N种功效


有一类人逢人便说自己是佛教徒。

 

他们通常穿得禅意。一袭棉麻长衫或长裙,身上各处挂着佛珠。

 

他们见多识广。提及各个寺庙、仁波切、及佛教协会领导,如数家珍。

 

他们喜欢同人讲经。有时内容神秘,关乎死后六道的处境。有时涉及神通,譬如开了天眼如何见得前世。


讲经布道的背后,有些利益——

 

1. 圈子。

 

“佛教圈并不亚于商学院的圈子。”一位同时活跃在两个圈里的朋友这么说到,“二者有微妙的交集。在商学院学完怎么挣钱,却担心保不住这些财富,便需寻求佛祖的庇护。”

 

二者不同之处在于,就贫富差距而言,商学院圈子不如佛教圈兼容并蓄。

 

2慰籍。

 

佛法提供了一套超越现世逻辑的因果。譬如,若要富足,则多布施;若要长寿,则多放生;若要美貌,则修持安忍。

 

虽然听上去有点匪夷所思,但现实是——努力未必挣得到钱,医院也保不了健康。身陷困境的现代人,只能涌进寺庙里。

 

烧香磕头,乞求佛祖保佑自己长生不老财源广进早生贵子美若天仙,若愿望实现,必将重谢。

 

“和菩萨做交易”,早已成为佛教徒被诟病的一大罪状。

 

但,活在这个世上,谁不求个心理慰籍?


 

3气质。

 

能修炼出某种迷人的气质,是一些人对佛教更微妙的诉求。

 

先简单解释一下气质。

 

经常出入方所,有助于修炼文青气质。挤在书店嘈杂憋闷的咖啡厅里是否真能读进卡夫卡,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比较确定,在朋友圈里发一张书的封面,同时引用一两个句子,确实能让人对自己另眼相看。

 

在别人眼中遇见一个文艺的自己,再通过自我催眠进行内化,文艺气质一点点滋生,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佛教徒的气质,近些年很受欢迎。

 

淡定的佛系气质,能令人在社交场合中脱颖而出。

 

一位从美国顶尖商学院回来的朋友,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那是一次校友聚会,来的都是商界精英。所有人都以优雅正式的dress code出场,在谈笑风生中争夺着这晚饭局的话语权。”

“忽然,门推开,走进一女子。剪着齐耳短发,素面朝天,一件大毛衣,一条牛仔裤,淡淡一笑,静静坐下,无欲无求。中间发生了什么,此处省略。总之,最后这位女子成为了当晚的中心。”

“她如此与众不同,既有名校背景,商界经历,还有禅修带来的怡然气质,让我为自己的俗气感到羞愧不已。”


我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女子也产生了敬意。我们后来并未遇到,但我遇见了不少眼神慈悲说话温柔的佛教徒。

 

一开始,我经历了朋友所描述的“为自己的俗气羞愧不已”的感受,但随着交往推进,我发现了其中一些人隐藏在佛教气质背后的俗气,这让我长长松了口气。

 

我虽然俗,但至少真实。我这么安慰自己。

 

佛教气质,可以是一颗干净的心自然的流露,也可能是一个人的精神装点。


 



02

身份危机

 

我与佛教的机缘,始于自身“智慧”枯竭产生的危机。

 

每个人,在自己所属的社会圈子里,都承担了义务。有钱的负责为聚会买单;交际能力强的负责搞定关系;当医生的负责提供专家资源和去医院插队的特权……

 

在我所属的圈子里,我的义务是陪人聊天,以三寸不烂之舌为他人排忧解难。

 

年轻时,我遇到的高频问题如下——


怎样破解他在拉锯战中的若即若离?


他到底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爱不爱我?


咦,我爱的是男人、女人还是both?


在心理情感专家尚未泛滥的年代,我的解惑功能还是广受大家好评的。

 

但很快,这些问题的答案,写进了各种学术类和鸡汤型的公号里。同时,我和身边的朋友都长大了,聊天的内容逐渐远离浪漫,变得无趣残酷现实——


如何离婚时捍卫个人利益,又不违背道德准则?


一个贪污的下属在自己面前哭得死去活来,要不要把他送进去?妇人之仁和悲悯之心的界限在哪里?


医生说照出来的这个阴影极可能是恶性的,我该怎么办?


这年头,知心姐姐不好当。问题越来越难,以往的知识储备不够了。


机缘巧合,我误打误撞在佛教书籍中推开了另一扇门。




 

03

佛教宝藏

 

非常有幸,我遇见了宗萨钦哲仁波切南开诺布仁波切

 

宗萨钦哲仁波切的《正见》、《人间是剧场》等书,睿智幽默,读者众多。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他的书将和村上春树及昆德拉的书一样,成为一名文青的标配。



对于村上春树和昆德拉来说,这比较不幸。一旦某位大师与流行文化沾了边(被懂与不懂的人频繁提及引用),他的严肃性便受到了质疑。

 

但相信宗萨钦哲仁波切不会有如此烦恼,无论读者因为任何原因——求财或是装逼,只要愿意翻开他的书,便是与佛教结缘,都是好事。

 

南开诺布仁波切的书在国内非常小众。作为一名长年旅居西方的学者和教授,他的书结构清晰,观点明确,论述翔实。


《水晶与光道》,薄薄的一本,言简意赅地讲解了佛教是什么。让我快速明白了小乘大乘的不同,显宗密宗的差异。

 

《大圆满》一书对我影响很深。书中关于“二元”及“不二”的论述,精辟至极。(在《夏威夷,一场疑似种族问题的撕逼》中,我尝试运用了此理论,当然也很可能是误用。)


南开诺布仁波切


 


04

精神小偷

 

63日,我在公号里写了几句禅修闭关后的感想。

 


收到第一条私信:你信佛教?

 

我想了想,回复:佛学提供了非常有趣的视角。

 

我用“佛学”一词替换了“佛教”,将这一问题引上了学术轨道,继而绕开了宗教信仰。

 

还收到一条微信,来自认识十几年的女友:妈呀,你是佛教徒?

 

隔着屏幕,我都能想象她发出的那一声惊呼。

 

我的回复依然保持了扑朔迷离的风格:释迦牟尼并非佛教徒,他成佛后才创立了佛教。如果一个人声称自己是佛教徒,只能说明他还没有成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再次将问题搪塞过去。

 

我忽然意识到,我正在一边从佛教中汲取营养,一边努力回避“佛教徒”的身份。

 

这极可能留给读者一种印象,我好像天生就懂这些道理。

 

如同一个偷偷使用某本牛逼参考书却不愿承认的学生,希望大家相信:自己的智慧与生俱来。

 

借别人的观点,用自己的术语包装一下,声称是原创,在这个时代早已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同时,佛祖压根儿不在意其思想被我等凡夫盗用,也不存在版权纠纷问题,但无疑,我正在沦为一个精神小偷。

 

这一点,让我有些焦虑。

 

为什么?

 

早过了偷偷用参考书不愿承认的幼稚年代,我这么做,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05

人设

 

是的,相较于那些逢人便说自己是佛教徒的人,我几乎不说我是佛教徒。

 

首先,没机会说。基本没人觉得我像。

 

我比较强势,又贪图享乐,有不少与佛教徒截然相反的特质。

 

偶尔被朋友问及,我便说:“如果连我这样的人都嚷着自己是佛教徒,真的是末法时代了。”

 

对此避而不谈,主要是不想令佛教蒙羞。这至少说明,我是一个谦卑的人

 

但更真实的原因是:一些佛教徒的行为让我无法认同,我不愿与他们为伍。

 

谦卑的背后,是傲慢。

 

再往深处想想,我还意识到一个更现实的原因:承认自己是佛教徒,不能带给我多少好处。

 

我的善意行为将很难引发他人的感激之情,而我任何不妥的举动,都可能让我受到指责。

 

譬如,我喜欢吃好住好,穿漂亮衣服背好看的包,这本无问题。但如果,我宣称我是佛教徒,这种生活方式便会被人诟病。

 

站得越高,摔得越惨。

 

在宗教信仰这点上,为了更好地降低他人对我的期待,我愿意趴在地上。

 

“凡夫”比“佛教徒”对我的人设更有利。

 

这个发现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佛教的作用是拆解人设,让我们回归本真。但像我这样糟糕的佛教徒,正在通过用(或不用)“佛教徒的身份”,让自己的人设变得好看一些。

 

我们向周遭世界展现关于自己的诸多细节。从(声称)信仰的主义,到彰显审美情趣的发型纹身电影书籍,从旅游时以泡博物馆为主还是躺在海岛晒太阳,到朋友圈是否发美食照片(if yes,是松露三文鱼还是麻辣小龙虾or猪蹄)……大都因人设而起。(虽然,我们相信自己正在follow my heart!)

 

人设,像一张包裹躯体的面具。要认识真正的自己,要撕扯掉面具,毫无疑问是一件困难且痛苦的事。

 

但人生真正的自由,始于挣脱面具对自己的控制。

 



06

不二

 

问:你是佛教徒吗?

 

答:To be or not to be,that’s not the question. 是或不是,已不是问题。

 

问:还是不愿承认?

 

答:愿意。但承认的同时,也深知这不过是另一个身份。佛教最终的意义,是拆解一切身份,及所有造作与刻意

 

唯有尽力超越“是”与“不是”的二元分别念,才能离彼岸近些。


摄影:Nyida




– End –




相关文章链接:

《夏威夷,一场疑似种族问题的撕逼》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疯丹百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